栏目列表

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家动态

张小涛:做动画电影的过程就是一场关于宿命的赌博

时间:2017-04-18 16:08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唯创金典    点击:497

摘要: 艺术家张小涛   今年2月,艺术家张小涛的动画作品《量量历险记》和《黄桷坪的春天》同时入选第二十届荷兰动画电影节(HAFF)的长片与短片竞赛单元。4月初,长片《黄桷坪的春天》入选了今年的摩洛哥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部历时六年(2011-2016),长90分32秒的片子,同时也是张小涛攻读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的成果。 《量量历险记》海报   “黄桷坪是一个城乡结合部的事故现场,这里是少年壮志的开始,我们两代人的命运如...

 艺术家张小涛

  今年2月,艺术家张小涛的动画作品《量量历险记》和《黄桷坪的春天》同时入选第二十届荷兰动画电影节(HAFF)的长片与短片竞赛单元。4月初,长片《黄桷坪的春天》入选了今年的摩洛哥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部历时六年(2011-2016),长90分32秒的片子,同时也是张小涛攻读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的成果。


《量量历险记》海报

  “黄桷坪是一个城乡结合部的事故现场,这里是少年壮志的开始,我们两代人的命运如迷宫里的不期而遇,毁灭与重生、信仰与癫狂、噩梦与现实,我们既是表演者,也是观看者,有人出国、有人经商、有人癫狂、有人自杀、有人选择艺术道路、有人成为一个平凡的人。这是个人经验与集体经验纠缠不清的时代,我们都在放逐自己,放逐是永远的宿命吗?时间成为了神奇的导演,两代人的青春最后都燃烧成为了灰烬,最后我们成为了一无所有的赌徒,一切都变成了深邃的虚无……今天的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试验场和加工厂,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巨大的旋转舞台中撕扯和煎熬的渺小蚂蚁,折腾是永远的主题,山河依旧,故乡在哪里?我在哪里?心灵在哪里?”在艺术家自述中,张小涛对于影片如是谈到。

 

 

《黄桷坪的春天》视频截图  动画纪录片    90’32''  2011 - 2016 

  雅昌艺术网:前几天看您发朋友圈得知《黄桷坪的春天》入选了今年的摩洛哥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张小涛:是的,3月22日-27日刚参加完荷兰动画电影节,《量量历险记》和《黄桷坪的春天》同时入了动画电影节的长片与短片竞赛单元。这次《黄桷坪的春天》又入选了摩洛哥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雅昌艺术网:去年《黄桷坪的春天》是有展出过的吧?

  张小涛:对的,当时在北京艺门画廊以及央美美术馆博士毕业展都有所展示。

 

 

 

《黄桷坪的春天》视频截图  动画纪录片    90’32''  2011 - 2016 

  雅昌艺术网:对您来说,“黄桷坪的春天”是指什么?

  张小涛:来自同学的一封信,当年他没考上四川美院。在信中他说,我梦到了美院,黄桷坪的春天在哪里?其实这部动画纪录片是我们同代人的自传,我把当年同学的高考经历采访并整理出来,以真实的故事作为剧本,来讨论两代人的命运——我们的高考和上一代人关于文革的记忆。艺术是和时代有关联的,我们要找这个时代的痛感和生在其中的挣扎和煎熬,比如城市的变迁,从合川到重庆,从重庆到北京,从北京到国际的城市空间变化,我想通过这个作品去关注思想史与心灵史交织的时代症候,每一代人都有刻骨铭心的往事,都要回望过去。伴随着中国社会的高速变迁,重庆这座工业城市有着我们的青春、激情和疯狂,现在看起来有点怪怪的,很苦逼,很残酷,甚至具有毁灭感,这是一种县城经验,毁灭、重生,很多年以后发现青春像灰烬一样的在燃烧,剩下的是虚无和灰烬……

  雅昌艺术网:从最初的构思到完成您经历了什么?

  张小涛:这件作品我从2011年开始做,做了六年,在读博士之前,就已经在创作了,总之很艰难。做实验动画真的是“卖血”做作品,做完以后又要去国际上参赛,感觉是一场赌博,如果能入围,感觉就像抽了大奖一样。之所以选它做为毕业创作,徐老师的眼光很毒,本来我想拿另一部关于四川佛教世俗化嬗变的动画《铁轮》作为毕业创作,徐老师建议我用这部《黄桷坪的春天》,在他看来,这部片子中讨论的社会与现场,艺术与社会的观点,很符合今天中国社会的关系美学。央美专场放映时,相当于一场见面会,当时很多专家、学者看过之后,肯定的同时,也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这对我修改影片起到了很大的帮助,听取了很多意见,这部片子最终是在去年12月定稿。

 

 

 

 《黄桷坪的春天》海报

  雅昌艺术网:用了六年时间来做一部长片,有什么感受?

  张小涛:做实验动画长片的过程是很艰辛的,这几年我觉得像过了十年那样漫长。这期间,工作室的人都换了好几波,中途几乎全走空了,长片的过程就是一个人的长征,之后又重新建立团队。花了大量的精力、时间和金钱,特别的不容易。参加比赛是更加残酷的开始,今年的荷兰动画电影节全球有2000部动画报名,最终长片选了10部,短片选了50部,我的长、短片同时入选,非常的幸运。

  雅昌艺术网:感觉实验动画的现状是一种既烧钱,还得自谋出路的意思。

  张小涛:实验动画在商业电影和当代艺术两个系统都不太讨好,但这个领域还是需要有人来做。国内主要是一些高校做得比较多,总体来说做长片的人不是很多,短片占大部分,因为太花钱了,我基本都是用短片和绘画的收入来养长片。

 

 

 

 荷兰动画电影节开幕式

  雅昌艺术网:电影节入选或者得奖,还是会有奖金的吧?

  张小涛:其实像电影节主要是能够提供交流的平台和整合资源,电影节入围是没有收入的,即使获奖收入也是很少的,更多的是一种荣誉。无论得奖与否,主要是重在参与,把自己的作品放在一个国际化的平台上来思考和讨论,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荷兰动画电影节开幕式

  雅昌艺术网:您制作实验动画长片和实验短片相比难度在哪里?

  张小涛:比起短片,长片难度要大得多。短片主要是非叙事类的,长片在叙事、结构、空间、场景、音乐、剪辑等方面,体量大太多倍。中国是艺术家成立工作室来做动画长片,国外动画基本上都是有公司的。像日本的商业动画片,700、800号人的团队在做,相比之下我们才20几人,体量上没有可比性,我们相当于单枪匹马打到国际动画电影节上去。

 

 

 荷兰乌特勒支市教堂

  雅昌艺术网:今年荷兰动画电影节与您同时入选长片单元的其它影片都是什么样类型的?

  张小涛:今年去参加荷兰动画电影节时,同时参赛的还有像日本的《你的名字》、《红海龟》、韩国的《首尔站》这样的商业大片,我一看都懵了,还有这种对手来竞争,实验电影和商业电影完全是两个系统,确实没有可比性。最后最佳长片颁给了《红海龟》,就可以看出电影节的美学和价值观,还是倾向于商业电影。

 

 

荷兰动画电影节,张小涛与渥太华动画电影节主席对谈

  雅昌艺术网:那您带着《黄桷坪的春天》去参加荷兰动画电影节,大家的反馈如何?

  张小涛:组委会安排了一个“早餐谈话时间”,我这一组是与渥太华动画电影节主席的谈话,讨论了一些有意思的话题,国际同行也比较关注今天中国的动画电影在发生什么?我感觉还是是两个系统,我们的观念实验走得要更远,并且作品与现场和社会的关系更加紧密,这也是不同的土壤和社会环境导致的,我认为地方性的知识传统是全球化浪潮中很有价值的地方。这部片子的成片有90分32秒,荷兰播放的版本为77分15秒,主要在技术和观念不完善的地方做了一些调整和删减。跟其他商业动画相比,我们的片子更实验、前卫,大家还是很喜欢的,认为中国的实验电影有着自己的特点。在国际交流中,能看到自己的定位和国际同行正在做什么,国际化是一个必然,商业也是一种必然,走出去是必须要做的,只有把自己的作品放在一个全球化的平台当中,才能更好的发现问题。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影节都会邀请中国艺术家和导演参与,在全球化的今天,他们对中国还是很关注的。荷兰动画电影节相对其它的动画电影节还是比较开放的,在乌特勒支城市教堂里也有陈劭雄的动画项目,此前有孙逊、吴超、丁世伟等艺术家也参与过这个特别项目。

  雅昌艺术网:今后实验动画还是会成为您的工作重点?

  张小涛:那当然,我也有工作室,从2005年开始,做了十多年了,动画电影已经是我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会一直做下去。现在我们也开始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接触,可能之后会有一些合作。在未来,我的工作室也会尝试制作走向市场和大众的动画长片,也许这是一个新的可能和起点。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