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家动态

王华祥:画画的状态其实就像是做白日梦

时间:2017-05-08 15:22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唯创金典    点击:375

摘要:有时候,我会从画画的状态中游离出来,好几天都回不去,就像一个从梦中突然醒来的人,导致醒的原因很多,有时候是笑醒的,有时候是吓醒的,有时候原因莫名,不过虽然醒了,但心里还想继续那个梦,无奈却找不到梦的入口。画画的状态其实就像是做白日梦。每天大约从九、十点钟开始,到夜里十二点结束,期间当然要减去吃饭,午睡,看书,上微博和给学生看画的时间。如果说画画是每天的白日梦的话,那么打碎或打断梦境的“坏人”就是如...

有时候,我会从画画的状态中游离出来,好几天都回不去,就像一个从梦中突然醒来的人,导致醒的原因很多,有时候是笑醒的,有时候是吓醒的,有时候原因莫名,不过虽然醒了,但心里还想继续那个梦,无奈却找不到梦的入口。画画的状态其实就像是做白日梦。每天大约从九、十点钟开始,到夜里十二点结束,期间当然要减去吃饭,午睡,看书,上微博和给学生看画的时间。如果说画画是每天的白日梦的话,那么打碎或打断梦境的“坏人”就是如上的杂事和某个来自“人间”的电话。说实话,但凡活到我这个岁数还身心健康的人,多半都练就了人格分裂的本领:一会儿是孩子们的父亲;一会儿是学生们的老师;一会儿是浪漫的画家;一会儿是务实的庸人;一会儿是侠肝义胆的伟丈夫;一会儿是谨小慎微的小男人。其实画画就是做梦,而且还是极易被打碎的梦。画画这种梦只有在独立和做自我封闭的情况下,才能持续的展开,可是封闭是很难的,你能封闭一时,却不能封闭一世。不封闭画不好,太封闭了又画不成。你封闭时既要抵抗来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江湖压力与诱惑,又要对付来自内心欲望的反叛,还有批评家所代表的“潮流”与“国际”标准和个人对生活的“现场”体验,历史传承,绘画母语以及愿景想象之间的冲突,也是最大的压力之一。我的生命成长几乎从学画到现在,都充满了这样的争战。于是,绘画的白日梦便不得不是一系列的,或互不相干或藕断丝连的碎片。可是,这没什么可抱怨的,难道有谁会是例外吗?

梦,还要做,碎梦如果难圆那就不必去圆,“将错就错”是我的座右铭。既然梦不能不做,又不能不碎,那就该做就做,该碎就碎吧,过一种如梦如幻,时梦时醒的人生也是很有趣的,只有经历“人格分裂”的考验之后,我们才能有望成为一个杰出的艺术家,才能进入一个世人所无法看见的犹如“神人合一”的境界,这时我们才会意识到,苦难是上帝的赐福,他越爱谁,就给谁最大的苦受。因为,一切使人仰望着迷的“成功”都不可能不劳而获,或者靠投机取巧得到。最美的花永远在高处,最高的奖赏总是在超凡的承受之后。我相信人生真正的意义是在世俗标准的尽头。

王华祥 2014.4.1写于平谷万圣谷美术馆

(原标题为《白日梦》,题目为编者自拟)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王华祥专栏]

王华祥简介:

王华祥,1962年出生于贵州。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并留校任教。1989年作品《贵州人》参加全国第七届美展并获金奖。现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版画院副院长,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万圣谷美术馆馆长,江苏版画院名誉院长,飞地艺术坊名誉校长。其作品多次被国内及海外美术馆收藏。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