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家动态

冯梦波:透过景箱看世界

时间:2017-05-16 11:39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唯创金典    点击:541

摘要: 5月13日下午,艺术家冯梦波个展“博物馆”在没顶画廊开幕。展览名“博物馆”延续了其2012年的个展“私人博物馆”之意,并首次以景箱装置回应主题。   “我小时候最爱看博物馆里的景箱。”冯梦波告诉雅昌艺术网。         展览现场   整个展厅很暗,空间中央放置两列木制景箱,其高度基本与观众视线保持水平。每个景箱诉说一个独立的故事,展柜旁标识了一串相关文字。据冯梦波介绍,这些文字由卢悦撰写,...

 5月13日下午,艺术家冯梦波个展“博物馆”在没顶画廊开幕。展览名“博物馆”延续了其2012年的个展“私人博物馆”之意,并首次以景箱装置回应主题。

  “我小时候最爱看博物馆里的景箱。”冯梦波告诉雅昌艺术网。

 

 

 

  展览现场

  整个展厅很暗,空间中央放置两列木制景箱,其高度基本与观众视线保持水平。每个景箱诉说一个独立的故事,展柜旁标识了一串相关文字。据冯梦波介绍,这些文字由卢悦撰写,其题材天马行空,颇有趣味,却并不与作品确切地一一对应。

 

 

 作品《决战》

  比如,作品《决战》的文本写道:“长沙科技大学2000年制造出中国第一台类人型机器人‘先行者’,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开发出越来越大的型号,并逐渐具备自我修复和深度学习的能力。在东京世界机器人大会上,科学家试图将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与‘先行者’联网,以实验世界第一人脑机器人的时候,灾难发生了。”  有趣的是,这段标识引用于《热血中华大加农! 先行者VS奥特兄弟》的文字,实则是卢悦的虚构之作。而在《决战》的景箱里,冯梦波打造了一个带有超现实的剧场。他以上海浦东滨江沿岸为背景,前景车水马龙,而后方位于中央的机器人似乎具有主导意识,周围围绕着“曾拯救世界”的奥特曼模型。

 

 作品《西游归来》

  除《决战》以外,其它景箱呈现各种架空故事,内容涵盖了冯梦波从小兴趣所致的方方面面。其中,一个真实的浴室被搬进展厅,在源源不断的花洒水声里,“李小龙”与“春丽”仅一墙之隔;一个专业鱼缸同样被置于展厅,几条鱼儿在“致远号”模型前游来游去,据工作人员介绍,会定期给予喂食;艺术家将唐僧和悟空师徒放进镜箱,白马上却“违和”地坐着他人;而希特勒为裸女画像的场景被凝固在巴黎的某一刻……这些颇具舞台效果的作品是冯梦波一点一滴积累完成的:他确定大致方向后,通常网购所需模型或素材,并按其要求进行二次加工:比如,他曾为裸女躺着的沙发零件上色,并将其做旧打造年代感。选择、加工素材、确认模型的具体位置并协调灯光、铺设舞台……在本次个展中,冯梦波既是艺术家,也是整个项目的导演。

  值得一提是,在本次展览上,冯梦波针对不同作品,选择菲尼尔透镜和常规玻璃镜面实现独特的观展体验,从来改变观众的视觉经验。策展人秦思源评价道:“冯梦波的‘博物馆’并不试图提供一个观看我们周围世界的客观视角,而是窥探这个创造他心智的世界。”

 

 

冯梦波 《游戏结束:长征》 1994  绘画、电脑动画

  《我们的未来:尤伦斯基金会收藏展》 UCCA 北京 2008

 

冯梦波 《私人照相簿》 1996  互动装置

  第十届卡塞尔文献展展览现场图

 

 

冯梦波 《Q4U》2002  互动装置

  作者在第十一届卡塞尔文献展开幕式和观众一起表演《Q4U》

   冯梦波1966年出生于北京,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是中国最早关注和运用数字技术的艺术家之一。

   1994年,他完成作品《游戏结束:长征》。该作由四十二幅绘画和同名电脑动画构成,主角是一位像素化的小红军,他以可口可乐罐为武器,进行一场从远古到太空的伟大长征。这组结合中国革命史和电子游戏的作品使艺术家获得海外关注。2年后,冯梦波完成了第一件电脑互动装置《私人照相簿》,该作在1997年“第十届卡塞尔文献展”中备受瞩目。2002年,冯梦波携作品《Q4U》再次参展卡塞尔,他以自己位原型创作了一个角色,并在展期内开放服务器地址,供全世界的玩家加入游戏。2010年,冯梦波进一步推进游戏作品,这一次,他的亲朋好友都以真实身份在游戏里出场,实现大型互动幻景装置《真人快打》。

“短波”  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活动现场  2016

    事实上,除艺术家的身份外,冯梦波对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他在1993年购置第一台电子合成器和四轨录音机,为自己的媒体作品创作了大量的音乐和混音。近几年,冯梦波开始将转向现场音乐表演,并与巫娜、新裤子、DJ Cavia等杰出音乐家合作,不断开拓电子音乐的可能性。

  “对我来说,音乐就是音乐,我在做音乐时,不是出于艺术家的身份完成的。”冯梦波告诉雅昌艺术网。

  在他的身体里,流淌三股能量——视觉艺术家、音乐人和科技的爱好者。

 艺术家冯梦波

  对话冯梦波

  雅昌艺术网:您两次使用“博物馆”作为展览名,它给您带来哪些创作灵感?

  冯梦波:博物馆通常展示过去,而且它的时间节点通常离现在有些远。但在这个展览上,“过去”可以截止至昨晚。我希望通过这个展览呈现一个“世界”。为此,我定做了一个个景箱,每个景箱诉说一个故事。景箱常出现在博物馆里,我从小去博物馆最喜欢看的就是景箱。此次景箱里展示的内容都是我从小到大的兴趣所在,我没有特意想完成一个系列,而是兴致所致,把天南地北的故事聚集一起。

  雅昌艺术网:展览筹备了多久?

  冯梦波:其实我在一年多以前就想做一个以“博物馆”为名的展览,但当时思路有过调整,所以一直没有着手做。今年3月从香港艺博会回来后,我知道自己要做小景箱,也逐步确定所需要的材料、技术,于是开始做起来,直到现在花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雅昌艺术网:两个月里做了哪些工作?

  冯梦波:先要搜集素材。我有多年网购的经验,大部分模型是线上购买的。可以说,如果没有网络,很难在国内完成这组作品,因为每个作品需要很多素材,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在网上找。比如作品《中东》的信息量很大,需要建筑、卡车、路障和一些展现阿富汗环境的材料等。材料收集完毕后,(我)要(对其)做一些加工和调整。比如,我买来的士兵模型原本是灰灰的,需要一点点上色;买来沙发模型需要有做旧的效果等。可以说,我从3月20号确定具体作品后,没有一分钟是闲的。

  雅昌艺术网:您在收集、调整素材后,如何确定模型的位置?是画一张草图,还是现场调试?

  冯梦波:我确认要做景箱后,先在家里做了一个等比例的柜子样品,在景箱里做试验。其实,这次展出柜子是直接从北京工厂运到上海的,我之前都没见过,素材也是散装运到上海。我5月5日在上海做第一件作品,现场重新组装模型、上色、在镜箱里布景,做灯光,等于是一个在地创作,在上海的工作量约是整个作品的三分之一。

 作品《地下停车场》

  雅昌艺术网:在调试作品的过程中,你在意哪些细节?能和我们举例说明吗?

  冯梦波:比如我定做了一个车库模型(《地下停车场》)。网上很多都是盗图的,我要从卖家里筛选出真正能干的。警车(模型)非常难买,买来后还要自己做旧。其实每一件作品的工作量都很大,且细致。

  雅昌艺术网:每个景箱下有一段文字,这些文本和作品有何关联?

  冯梦波:在确定作品规模后,我列了个表,确定了每一件作品名字,大致把握作品方向。之后,我把主要的想法告诉我的朋友卢悦,他听了后很感兴趣,就根据作品名字放手写了。我当时和他说,你放开胆子写,不过我怎么做也都行。所以文本和作品不是非常精确、一一对应的关系,而是有很多自由空间的。当然,我们也会有相互启发的时候。

  雅昌艺术网:您前面聊到希望用一个展览呈现一个世界,如何在展览里达到这种丰富性?

  冯梦波:展出作品主要有三个格式。一种带菲尼尔透镜,一种不带透镜,还有个现场浴室。在装有透镜的景箱里,我们看到的内容近小远大,最大的部分达到原型的6-10倍,这和现实生活中的视觉体验正好相反;在装有正常玻璃板的灯箱里,我要尽可能在有限空间里实现相对广阔的视野,让人有沉浸式的视觉体验;在作品《浴室》里,我们把一个真实浴室搬进现场,但观众透过透镜看到的,是一个非常小的空间,形成视觉和认知的差别。

  雅昌艺术网:您在不同镜箱里说不同故事,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是您世界观的一种折射?

  冯梦波:其实我做每个作品都在传达个人的世界观,告诉人们怎么看待这个世界。有人可以写书,有人可以画画。我以前做电子游戏(作品)、画过很多画,近几年做了音乐和表演,它们相互不可代替。我好奇,总想找一些新的方式去传达,比如这次做景箱,它给我一种非常有创造力的感受。

  雅昌艺术网:对世界的认知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变化,比如您最早使用电脑做作品,后来画画,做音乐。您认为自己现在进入什么状态?

  冯梦波:我最早是出于喜欢才用电脑做作品,当时没有理论的准备,很多人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电脑不被视为是一种艺术,但在第二次去卡塞尔的时候,它已成为一种主流了。现在,我有时一年不做一个作品,就自己玩儿。比如我去年一直在玩音乐。音乐就是因为,我玩音乐的时候不会出于艺术家的身份来做,我只想着音乐本身。我总觉得自己身体里分了三个部分:视觉艺术家、音乐人和科技爱好者。

  (本文图片由没顶画廊提供,鸣谢艺术家)


(责任编辑:彭菲)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