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家动态

刘景森:小小少年大大的志向

时间:2017-06-19 10:47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唯创金典    点击:559

摘要:《方力钧——100个人口述实录方力钧的艺术历程》封面 2017年5月,资深媒体人严虹主编的《方力钧——100个人口述实录方力钧的艺术历程》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正式出版。严虹采访了上百位嘉宾,希望通过这100个人物口述实录的讲述,用100条纵横交错的人物线索,刻画出一个优秀艺术家有血有肉的成长历史,让读者全方位地了解方力钧多维度的艺术人生和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以及由他引发的艺术现象、艺术事件是如何发生和发展,并构成一部中国...

《方力钧——100个人口述实录方力钧的艺术历程》封面

2017年5月,资深媒体人严虹主编的《方力钧——100个人口述实录方力钧的艺术历程》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正式出版。严虹采访了上百位嘉宾,希望通过这100个人物口述实录的讲述,用100条纵横交错的人物线索,刻画出一个优秀艺术家有血有肉的成长历史,让读者全方位地了解方力钧多维度的艺术人生和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以及由他引发的艺术现象、艺术事件是如何发生和发展,并构成一部中国当代艺术史。此篇文章为刘景森口述。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方力钧》专栏]

人物采访:刘景森,华北理工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采访时间:2016年5月21日上午9点半

采访地点:河北唐山华北理工大学

“方力钧给我的印象,和别人是不太一样的,包括和其他学生,也包括和其他艺术家。我想一个人的成长,有很多很多的因素都起着作用,在方力钧的成长历程中,包括他的家庭、成长环境和特殊年代的历史背景等。他是一个善于学习而且会学习的人,习惯用脑子去思考问题,他在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思考,他的作品也反应出与时代的联系、对现实和生活的态度。现在很多人都对我说:‘你办了一件大好事,当年招收了方力钧,使他成为一个大艺术家。’一些唐山人也对我说:‘你很了不起,让我们这儿也出了一个世界级大腕人物。’我想方力钧的艺术成就,就在于他是一个开创型的艺术家,这一点在艺术史上最重要。”——刘景森

我是当年去邯郸负责招生的老师,邯郸是方力钧的老家。现在很多人都对我说:“你办了一件大好事,当年招收了方力钧,使他成为一个大艺术家。”一些唐山人也对我说:“你很了不起,让我们这儿也出了一个世界级大腕人物。”你让我聊方力钧的故事,那就从1980年招生开始说起。

1980年是我们学校恢复考试招生的第三年,当时叫做河北轻工业学校,也就是最早方力钧上学的那所学校,后来并入现在的华北理工大学。我们学校美术专业具有较长的办学历史,当时是一所中等专业学校,但是这个学校学生质量的培养在社会上具有很大影响。为什么这所中专学校能培养出很多很有成就的艺术家?这应当缘于一个特殊的时代。这所学校最早开办的是以陶瓷为主的美术专业,隶属河北省轻工业厅,虽说是一所中专学校,但是师资力量很强。我们有几个非常优秀很有成就的老师,在河北省很有名,他们的业务很好,是天津美院60年代初优秀毕业生,凭业务条件原本是可以在天津美院留校任教的,但由于家庭出身不好的政治原因未能留校,包括乔文科、刘文甫、赵文然老师等被分配到唐山陶瓷学校,也就是河北轻工业学校的前身。有这么一批非常优秀的天津美院毕业生到唐山陶瓷学校任教之后,就把这所学校的美术专业扶植起来了,并在河北省乃至全国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所以全国很多地方,包括四川、新疆、内蒙、广东、云南、浙江等地方,都有委培生到我们学校来学习。可以说,在恢复高考初期能够考入我们学校应当说是非常不容易的。方力钧入学的年代,考上中专的难度不在现在考上美术学院之下。有一年我统计过这所学校的招生比例,我们招50名学生,全河北省报名参加考试的就有一千多人,录取率不足5%。所以方力钧在1980年能够考上河北轻工业学校,可以说也是凤毛麟角,在当年家里有这样的考生是可以摆功设宴庆祝的喜事。

方力钧参加考试那年我25岁。我是1955年出生,比他年长8岁,最早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我是1971年入学,是“文化大革命”复课之后招收的第一批学生,毕业后留校当老师,可以说我见证了这所学校40多年的发展历史。

1980年河北轻工业学校和河北工艺美校联合招生,我作为招生老师去了邯郸。当时的招生老师权力非常大,布置考场、监考、阅卷和录取就是招生老师一人说了算,看上谁就可以录取谁,一个老师看中哪个学生就到地区招生办公室签字把这个学生录取走,签完这个字之后的结果就是农村户口可以转入城市户口,直接到我们学校去上学,毕业后国家干部编制包分配,所以对每个学生来说都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实事求是地讲,那时候真的没有任何私情关系,没有任何其它的因素掺杂在里面,就是凭专业考试成绩择优录取入学。

当年在邯郸的考场设在地区招生办公室提供的一所中学教室,考生进考场前排起了长队,具体人数我现在回忆不起来了。进入考场之后,看得出来有很多考生很紧张,虽然当时我也很年轻,但毕竟是老师身份,所有考生见到主考老师来了可能还是有一些畏惧。那时候考试都是在学校放暑假的夏天,天气比较热,教室也没有什么降温设备,再加上紧张,很多同学考试的时候衣服都湿透了。

方力钧那时候年龄比较小,但心理素质很好。考试的时候,确实可以看得出他比其他孩子镇定。在考场里老师穿梭在考生中,转的时候基本上就是看画不看人,更多的是注意画得好的考生。方力钧很机灵,当我转到他旁边之后,他做出了一个非常的举动,主动把画拿到教室墙边给我看。我们都知道画面大效果要有一定距离看,但是在考场上,紧张的考生是不敢离开他们的座位有这种动作的。方力钧把画拿到一边来,退几步看效果,因为咱们是搞专业的,对学生离开座位不是太在意,但如果是一个非专业人员监考,那结果就很难说了。所以,他拿到旁边看的时候,我也就在旁边和他一起看。当时方力钧很轻声细语地问我:老师你看看怎么样?我对他点头笑了笑,同时说了几句鼓励的话。方力钧立即心领神会,然后又回到他的座位上去画画了。对方力钧来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老师在关键时候的一个动作或一个表情都会对他产生影响,让他产生一种自信,所以整个考试他发挥得很好。

通过这样一个小情节,后来我就关注他了,第一,在考场上敢让主考老师看画,给我留下了比较机灵聪明的印象;第二,他造型基础比较好,画得也确实不错,在考场比较突出;第三,留着很长的头发,有点时尚年轻人的范。随后我开始就跟他聊天,我问方力钧:你准备报考哪个学校?他说还没想好,我说你报我们学校吧,实际上就是点给他了,你要报我们学校的话我可以把你带走。方力钧那么机灵的人,马上就领会到了我的意思。紧接着我又说了一句话,不过你的头发太长了,我们的学校是不允许男生留长发的。那会儿,他留的是长发,当时我说我们学校不允许留长发只是我随便一说,实际上我不可能因为他留长头发就不录取他。但是当我说完这句话,他放在心上了,中午回家,家里什么好吃的都摆好了,但他没吃饭,而是先去了理发店把头发剪短了。

当天下午考色彩,由于上午我跟方力钧聊过了几句话,他可能意识到了我比较关注他,但下午考试时他发现我在考场转的时候却没有在他跟前停留,他觉得很奇怪,这老师上午还关注我,下午怎么不理我了。结果他又把画拿出来,单独跟我找了一个机会接触,我突然发现,他把头发理短了,我就拍了他一下,“我说怎么找不到你了呢”,看到他的头发因为我上午说的一句话而改变,我们俩为这事都乐了。这件事过去了多少年之后,方力钧跟我说,就是因为头发长,把他爸气得没办法,多少次让他把头发剪短,他就是不听他爸的。老师你那一句话,我当时就害怕因为头发长你不要我了,所以中午回家不吃饭,先把头发剪短了。那么小的年龄,在这些细节问题的处理上也显示了方力钧的机灵劲。[1]

考试结束之后就报志愿了,他舍去离他家近的河北工艺美校填报了河北轻工业学校美术专业、考生填报完志愿,我和河北工艺美校的另一位招生老师,就在地区招生办公室给学生登统成绩,随后在录取单上签了名字。那一年从邯郸招了三个学生,方力钧是其中之一。把招生手续办完了,方力钧被录取了,也就决定了他将要进入正规的美术学校开启学习生涯。

后来录取通知下发,考生都知道结果了,很多考生不太认可,都认为方力钧当时的名次没在那个位置,他们同学给他的排名最好的成绩可以考到第7名的位置,他应当进入不了录取名单里面。所以这批学生都到邯郸群艺馆美术老师那里去告状。实际上这些学生不懂招生程序,以为群艺馆也参与招生。后来我看方力钧文献资料,他也写过这一段,他说当时那天就奇怪了,很多平时比他画得好的人,那天就紧张得一塌糊涂,方力钧反而进入了最好的状态。平时画得好的考场发挥欠佳,方力钧又发挥超常,所以平日的排名也就发生了变化,最后录取了方力钧。我在这里实事求是地讲,当时真的没有任何私人关系在里面。1980年招生还不流行或没人敢走后门,方力钧的录取就是凭考试成绩进的这所学校。当然也不排除我在考试现场对他有好的印象,当时招生老师对学生的录取主要是学生考试成绩,但考生给老师的印象也会对最后的录取起一些作用,相当于现在的面试吧。所以方力钧那种一看就很机灵的小伙自然也会占有一定优势,这是我记忆中在1980年招生期间的一段往事。

方力钧画刘景森,45×40cm,布面油画,2011年

那一年9月新生入学,这对方力钧来说,可以说是他一生选择的开始,这对他后来事业的发展应当说有着重要的作用。如果说没有那段经历,他也许会从事了其他事业,当然也不能排除他在其它领域也有可能获得成功。后来方力钧也曾调侃地说起此事,说如果没有当年刘老师招我,我都不知道我今天会干什么。

上学期间,我们学校的管理非常严谨,那时候学生都不许随便出校门,学生们很不满意,把我们学校形容成像监狱一样。因为我们不是单纯的艺术学校,还有其它工科专业,如机械、硅酸盐、陶瓷工艺等,所以在管理方面就受其他专业的影响。但对学校管理来说,尤其对孩子家长来说,可能会认为在这样的环境学习对孩子也不是坏事。他们那时候学习是很刻苦的,非常认真地对待每一门课程和每一个作业。记得那时专业课周课时是20节,每天晚上还安排自习课,老师不在的时候学生也会自己组织学习,自己找模特,利用休息时间画画。所以当时像方力钧他们那几届学生,上三年学可以说比现在的学生上六年以上所利用的时间还多。他们那届的学制是三年,后来改为四年。那时候学生每天都在教室画画到很晚,熄灯时学生都不肯回宿舍,都是值班老师把学生从教室轰回宿舍去睡觉,他们那几届的学生是非常刻苦用功的。

方力钧入学之后,我教他们的是陶瓷雕塑,这个课应当是二年级之后上。我回忆给他们上雕塑的时候,方力钧跟其他学生也有不同的地方。因为我们是陶瓷美术专业,所以单元课程练习对学生要求的不是创作性多强,而是要求学生掌握完整的陶瓷雕塑制作工艺,从做泥稿、翻模和注浆到最后烧成,要了解全部生产过程,每个环节都要求学生亲自实践,更多的强调的是对制作工艺知识的掌握。所以很多同学在完成这个作业的时候都是仿制别人的作品,或是从平面画册里找一个图形,把一个平面画稿变成一个立体雕塑就算完成作业了,这就达到了基本的作业要求。现在我回想起来,方力钧这个作业不是这么做的,他那时候做事就有想法,他的脑瓜是比较活的,不是随随便便应付着去做,不是搬的现成的东西。他做的一个雕塑表现的是两个小猴子在那儿打闹、嬉戏,追求动物雕塑情趣的表现,通过这个雕塑表现什么也有他自己的想法。就艺术形式而言,这件作品现在看还是有些前卫思想的,对雕塑的实体与空隙在艺术处理上也有他的追求。在当时,绘画风格基本上都是写实的,我们在平时的雕塑教学中往往单纯强调实体的塑造,对空隙部分不太重视。在80年代初,亨利·摩尔的雕塑和西方的摇滚乐等现代艺术,以巨大的震撼冲击力影响着我国很多年轻学生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探求欲望,方力钧的那个雕塑虽然体积不大,但强调立体形的有机变化,不是那种单纯地表现一个具体的形,而是强调实体部分和空隙负形的关系,做了运动的线性处理。西方前卫艺术的影响,那时候他就已经初见端倪了,这种创作意识在当时是很多学生不具备的。

方力钧很顺利地运用各种工艺完成了这个陶瓷雕塑作业。因为当时我们学校也有比较好的实践条件,有自己的实习工厂,各个工艺环节操作非常方便,所以现在方力钧对陶瓷的生产工艺是非常熟悉的,因为他在校学习期间就经历过。近期他在景德镇做陶瓷,可以这么讲,这和他在河北轻工业学校的学习有着直接的关系。因为他对陶瓷不陌生,什么工艺都懂,怎么做泥稿,怎么用石膏做模具,怎么合理分模块,怎么注浆,怎么开模,怎么修坯,怎么打磨,所有这套工艺他清楚得不得了。因为我们要求每一个学生从头到尾完成制作,直到最后烧成,要亲自把坯体送到窑里面去烧,烧完之后开窑,同学们都到窑门口等着,开窑时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当时同学们看到自己作品烧成瓷之后都是很兴奋的。

陶瓷雕塑是通过模具生产的,所以可以烧制好多件,做得比较好的学生作业老师总会自己也留一件,方力钧这个小雕塑也是其中之一,后来我把它送给了我在北京一个亲戚。许多年后方力钧成了大名人,我记起还有方力钧一件小雕塑存在我亲戚家,我就打电话询问这件作品是否还在,听说保存完好我很高兴。后来我到北京取来这件作品到宋庄让方力钧看过,他见到这件作品也引起了他许多学生时代的回忆,最后他高兴地在这个作品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这是方力钧艺术发展历程中早期阶段的作品,我想也是方力钧的第一件雕塑作品。这件作品还在北京我亲戚家,虽然体积不大,但很有意义。

你问方力钧与其他学生的区别?我的印象是,方力钧很喜欢读书,包括文学名著。上学时,他每月剩余的生活费大部分都用于买书了。他是一个比较善于学习而且会学习的人,记忆力很好,并习惯用脑子去思考问题。后来我看过根据他的谈话笔录整理的书,我觉得方力钧的脑子很厉害,思想性很强。你别看他平时说话好像很随意并带有调侃,但落实在文字上再去品味,你会发现他的很多谈话内容很有思想并蕴含着哲理,包括对艺术的理解,对现实、对生活的态度等等。这与他年轻时读书涉猎的广泛知识有着重要的关系,因为知识是靠积累的。我想方力钧的艺术成就,就在于他对现实和生活有着独特的亲身体验和思想感悟,他是一个开创型艺术家,这一点在艺术史上最重要。

从方力钧在我们学校学习期间和他到中央美院的早期作品看,他的写实能力是很强的,他可以画很深入的东西。方力钧的性格是比较活跃的,但是他真正做画的时候可以非常认真、踏踏实实地画得很细、很深入。给我的感觉他是真正用心的在做每件事,从不敷衍,这一点我觉得对他后来的成功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他每次做展览都会邀请我去,他的画室我也经常去,所以对他各个时期的作品比较了解,虽然说光头是他一个符号式的形象,但不同时期他所表现的内容也在变化,包括游泳、儿童、鲜花、动物等题材,在他的作品中注入着他与时代相联系的态度。从艺术形式上看,我特别喜欢他的版画,还有他近期画的水墨画和一些创作小稿。他早期的黑白灰三色木刻,打破传统形式,利用现代工具,如不规则的锯裂纹理,黑白灰关系的处理,以及看上去轻松随意的处理方式,使画面形成一种特有的、强烈的视觉冲击,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上次去他工作室看到他画的水墨画稿,我认为和中国传统的水墨画是有区别的,可能还是受益于他在中央美院版画系学习的时候对黑白灰的理解和应用,所以他的水墨画黑白灰的关系处理得特别好,他勾的线型也不像中国画讲究那么多,他很随意地用线表现形体,轻松洒脱。他的功底很深,因为他在早期学习过程中经过了一段严谨得基础训练。他勾的小孩以及手脚的局部形非常精美,从这些画稿可以看出他对形体结构关系理解的非常到位,提笔就来,符合结构规律,尽管并不完全写实,但看上去形体关系非常舒服,这就是方力钧的造型功底的体现,所以,我对他的手稿非常感兴趣。在方力钧工作室我看到很多创作稿,画得非常好。很多是信手拈来的他感悟到的现实和生活的随笔描述,所记录的是他瞬间产生的创作欲望的思考过程。大的主题性创作可能需要很长的绘制时间,而随手画的东西是很放松的一种自由状态,有些可能是发生在瞬间,我们仔细地看看这些画稿,可能更有助于我们对方力钧的全面了解。

方力钧从我们学校毕业已有30多年了,他的相貌外观的变化肯定还是有的,但是熟悉他的人,当你看他的时候感觉还是当初的模样,风趣调侃的说笑、习惯性的动作和学生时代还是一样,只是某些方面表现得成熟了很多。这么多年,只要我到北京去或者他到唐山来,人们都能看到我们亲密的师生关系。在一些场合下做介绍的时候,他总会单独的介绍我,而且前面要加一些铺垫,比如这是我的恩师,这是我的招生老师等。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他对在河北轻工业学校的这段学习经历还是非常重视的,这一学习起步阶段,对他之后的发展还是挺重要的。

多少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亲密的来往,每逢教师节和春节等节日都会收到他的问候和祝福,过年时还会让他的同学胡健来唐山看我,这么多年不忘和老师的这份情谊。从这些生活细节也能看出方力钧的做事和为人重情重义。我跟你说一个有趣的事,有一次早晨5点钟,我突然收到一条手机短信,当时我很奇怪,谁这么早给我发短信,一看是方力钧发来的,就八个字:大胖小子,×斤×两。原来是他儿子出生了,一看短信就能知道他当时的兴奋心情,他在第一时间给我报来喜信,也可以看得出他和我的情感关系。收到他这个短信我也很高兴,当即回复了祝福的话,我爱人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还专门给他新出生的儿子买了一套小礼物,是一个婴儿挂的银质平安锁和手镯,但后来才知道他儿子是在香港出生的,过了很长时间才回来,所以没得机会亲自交给他,后来孩子长大了,也就没再送给他。

最近一次见他是在我们学校举办他的文献展,这个文献展的内容和他在其它大学举办的文献展是一样的,但方力钧是从这个学校走出去的,所以就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这个展览对学生是最好的教育实例,同时又具有很大的社会意义。以前,我们学校请他做过讲座,也聘请他做为我们学校的客座教授。方力钧是我们学校的骄傲,也是我们这些老师的骄傲。

注释:

[1] 《像野狗一样生活:1963—2008方力钧 文献档案展》(卢迎华主编,视界艺术出版社, 2009年4月第1版 p67):方力钧:19 80 年唐山的河北轻工 业学校和保定的工艺美术学校在邯郸联合招生。 那个时候能够到中专学校读书的人都是凤毛麟角 的。这三个学校在我们邯郸市总共才招三个人。 这是一件天大的事。至少所有的学画画的孩子都 热血沸腾,希望自己能考到这个学校里面去。我 记得考试之前,正好假期,李杰到我们家里面画 模特。我爸问他觉得我有没有可能考得上中专。 李杰是那种很有条理的一个人,他跟我爸爸说他 觉得我在这些学画画里可能排名能排到第七。但 是在这个城里只招三个学生,好在我们没有太认 真地把这个排序当回事。 到了考场上,我们那些成绩好的画友都紧张得一塌糊涂,有的浑身大汗,有的一头扎进 去之后两个小时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自己画 得好不好,脸色惨白。只有我一反常态,好像不是我自己参加考试一样。画一小会就把画拿 到远处看看效果,调整一会再拿出来看一看。 结果被一个眯缝着小眼睛,拿着把黑扇子的老 师给注意到了。我就居然在考场上让他给我指 点,结果那个老师乐了,后来指着我,当时我留着特长的头发,说你的头发怎么那么长啊。 中午休场回家吃饭的时候,我就赶紧抓紧 时间把头发给理了。下午考头像写生,那个老 师转来转去就不理我,最后我只好拿着那个画 去找他,问他这样画行不行。那个老师突然发 现我,拿着扇子拍我肩膀,说我说怎么找不到 你了,把头发给剃了。 他就问我要报哪个学校,我说还不知道呢。 然后他说报轻校吧。结果我就被轻校录取了。 那个老师就是刘景森。 等到公布了结果之后,很多学生跑到群艺 馆里找张义春老师,学生们以为群艺馆也管招 生。他们就纳闷,大闹,为什么方力钧能考上。 张义春也想不明白,然后回答那些学生说,我 也不知道方力钧怎么就突然画好了。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