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首页 > 新闻中心 > 艺术家动态

董欣宾绘画拍卖总结:又一位被湮没的江南才子?

时间:2017-07-31 11:04    来源:    作者:唯创金典    点击:401

摘要: 导语: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栗宪庭就以“南线北皴”的中“南线”来概括董欣宾在线条上的开拓性成就,并直指其为“新文人画”的奠基人之一。“他破了一个局,立起来一个从传统走出来的新格局。”   董欣宾像   董欣宾是江苏画坛一位重要画家,他一生饱经风霜,激情满怀,苦苦求索于“天地居”,堪称传奇。他曾用“冷抽象、热表现”形容自己绘画理念。八十年代董欣宾以中锋长线大写意手法建立起强烈的个人风格而震撼画坛。...

 导语: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栗宪庭就以“南线北皴”的中“南线”来概括董欣宾在线条上的开拓性成就,并直指其为“新文人画”的奠基人之一。“他破了一个局,立起来一个从传统走出来的新格局。”

 

董欣宾像

  董欣宾是江苏画坛一位重要画家,他一生饱经风霜,激情满怀,苦苦求索于“天地居”,堪称传奇。他曾用“冷抽象、热表现”形容自己绘画理念。八十年代董欣宾以中锋长线大写意手法建立起强烈的个人风格而震撼画坛。九十年代上半叶他致力于用墨之创新,用线更为厚重坚实,辅之以泼墨、积墨,画风厚重浑朴。九十年代末至新世纪初,则转向于色彩之创新,以色为墨,以写代泼。

  但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艺术家似乎一直被市场淡忘和忽视。目前推董欣宾的拍卖公司主要包括南京经典、江苏凤凰、南京十竹斋、北京嘉德北京翰海、北京匡时、北京荣宝等。从雅昌数据显示,董欣宾出现最早于2003年秋季出现在北京的拍卖市场上,数量很小,每季均处于个位数;十年前即2006年曾一度出现过一个小高峰,集中在北京翰海,2006年春季上拍20件,成交19件,成交率95%,成交总额达2,703,800。

  之后近十年处于沉寂阶段,2012——2014年之间曾有过上拍记录,成交率较高,但由于基数低,但成绩乏善可陈。

董欣宾作品成交top10(雅昌艺术网)

  直至近两年才开始苏醒,在江苏各大拍卖市场成交率走高,价格也随之上升。直至2016年,董欣宾的价格才出现新的高潮,目前的最高拍卖纪录是在2016年南京经典春拍中创下的,4平尺的《四高士图》拍出了207万元的价格。

  从目前AMMA数据显示,直至2017年春拍,董欣宾价格top10超过百万的只有两件,其余8件在90万—40万的区间内,最主要的成交时间集中在2016年前后,主要成交的拍卖会为南京经典拍卖《魔语——董欣宾》个人专场,该专场自2015年秋季推出,至2017年春季,已是第四度。

 

 

董欣宾作品拍卖价格走势(雅昌艺术网)

  2016年春拍,董欣宾作品上拍48件,成交47件,成交率98%,成交总额达8,966,550,达到个人新高。2016秋季,上拍87件,上拍数量首创新高,成交85件,成交率98%。2017年春季不完全统计,中国嘉德、北京翰海与南京经典三家上拍总数为39件,总成交率达98%。

  据了解,董欣宾的藏家群体因此相对集中,因为够认识其成就的藏家人数其实不多,因而参与度有限。为了探究董欣宾价格的动向,我们不妨先来回顾一下这位艺术家的生平,了解其人其画。

  在南京南湖新村的老小区,有陋室两间,被称为“天地居”,这里是董欣宾曾经居住和工作的地方。有意思的是,这两间一个中套在一楼,一个小套在顶层,无上无下,故称之为“天地居”。两个房子面积都很小,摆不了大画案。董欣宾便在水泥地、墙壁、房门内侧挥毫泼墨,几十年来,成百上千件诞生于“天地居”,墙壁上遗留着厚重的墨迹和斑驳的色块,述说着天地居主人当年的才情与呕心沥血。

“天地居”一角

  董欣宾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末,那是中国近代上最积贫积弱的乱世。然而出生于江苏无锡张泾乌土坝黄泥沟的董欣宾,却深得吴文化的哺育与熏陶,以及纯醇之厚的家学滋养。

  四岁时,董欣宾入私塾接受传统文化蒙童教育。八岁,拜张云耕习书法,十五岁拜书画兼古物鉴赏家秦古柳为师,学习传统中国画,以及金石、书法、音韵常识。经过几年的系统学习,董欣宾在绘画技法上得以提升并顺利考取南京艺术学院附中,从而开始较为系统地接受西式美术教育,在校期间通过素描、速写、色彩等课程打下了扎实的造型功底。

  董欣宾 《人物花鸟》  水墨纸本 册页 画30×43cm×12 书30×43cm×12

  此后的二十年,董欣宾从军、搞印刷、研习中医,历经坎坷。世人把董欣宾比喻成一位通才,相识的人回忆说,董欣宾凡遇经、史、释、老、歧、黄、医学、东西方古今哲学、文学、军事、天文、地理、人体科学、现代科学方法论等等著述,必手不释卷。数十年如一日,使他的学识达到了自成体系的境界,不同于一般的画家。

  例如,七十年代后期,董欣宾曾花了十多年时间深入苏南乡村调研,写成20万字的《无锡社队工业年谱》,成书转呈胡耀邦办公桌,为后来中央决策大规模推进农村乡镇工业建设,提供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

  董欣宾曾留下这样的言论:“进则出将入相,退则做个名医或文豪,人生末路做画家。”又言:“书画乃小道,但通天地神明。”

董欣宾 《松萝并茂图》 设色纸本 立轴 138×68cm

  1979年,董欣宾考取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成为刘海粟先生唯一研究生,至此,他正式回归了艺术之路。在刘海粟、陈大羽、张文俊等先生的指导下,董欣宾重新找到了他灵魂的栖息之地并全身心投入,1982年进入江苏省国画院工作,迈入崭新的艺术阶段。

董欣宾(左一)与研究生导师刘海粟及夫人合影

  到了八十年代中后期,中国画界展开了对艺术创作前途的自发性思辨。董欣宾置身其中,以自身的创作实践探索着中国画的现代转型,提出了回归本体、立本推进的观点。他认为笔力是毛笔蘸水墨之后对宣纸的作用力,笔力的变化可以分为提按、疾徐、转折、顿挫与抢锋五种,这五种力形成了一个基础组合,在灵活变化中实现“骨法用笔”的最终目的。不同的笔力会产生效果截然不同的线条,而线条质量的高低取决于执笔的姿势、运笔的动作、走笔的速度及绘画主体的综合学养等。在董欣宾这里,用笔不仅可以造型,还可以抒情,线条本身已具备了独立的审美价值。

董欣宾《花鸟册页》 设色纸本 册页 39.5×27cm×10

  从拍卖年代来看,董欣宾九十年代成熟期作品相对来说最受市场欢迎,例如北京翰海曾于2006年拍出一张董欣宾1999年创作的《汉鼎白梅图》,十年前已达55万元。

  九十年代,董欣宾的作品走向更加自在和超脱,不再拘泥于具体的形式和元素,传统技法和现代语言皆为他的画面需求所用,既有西方现代绘画的强烈感,又不失东方艺术的神秘幽微。他自我评价为一个东西方艺术主动交流互渗型画家,具有“冷抽象、热表现”的鲜明风格。

  董欣宾的一位重要收藏家告诉雅昌艺术网,“冷抽象,热书写”的意义在于中国线条的各种情感状态进行抽象、总结,比如,他在课稿图中讲,画一棵树,需有生、伤、病、残的线条,在一根线条里有春夏秋冬,在一根线条里有生老病死。用抽像性线条去理解,用生命的热力去书写。董欣宾将各种传统书写的线条如“剑脊线”、“锥划沙”进行分析,抽象出生老病残的各种状态,这为中国画的现代性转型提供了新的路径。这是董欣宾足以在绘画史学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

  古人多画山水,少画乡村,尤其是江南乡村,董欣宾画出了乡村的精神栖居,他的长线条杂树,充满柔韧飘逸的气息。他的五牛图憨态可掬,直取无锡泥人塑形的精髓,去形态,直入神态。

董欣宾《春牛图》 设色纸本 镜心 151×81cm

潇湘云水图 水墨纸本 镜心 132×67cm

  董欣宾主张先破后立,擅长大乱大整,转惊为喜。在色彩方面,他大胆使用青、黄、赤三原色及黑、白两种极色,突破西方色彩学讲究环境色、光源色、固有色三者关系的再现,兼取中西色彩理论之优点,拓宽了古人“随类赋彩”的界限和内涵。为了实现融合,他将皴、擦、点、染等传统用笔手法与色彩颜料浑然相融,变“笔墨”为“笔色”,以传统文人画笔法去“写”色,兼具毛笔的痕迹情趣和色彩的视觉美感。

 

 

董欣宾《山水册页》设色纸本 册页 39×27cm×8

  董欣宾在中国画理论研究方面也颇有建树。早在考研期间,董欣宾就发表了论文《中国画点线的内结构分析》,后又与郑奇合作,陆续出版了一系列艺术著作:《中国绘画对偶范畴论》、《六法生态论》、《美性论》、《中国绘画学概论》、《中华民族思维模式》等。

  同样也是董欣宾弟子的艺术家鞠慧认为,董氏理论体系以缜密的逻辑、系统的分析、科学的论证,阐述了魏晋以降直至现代的中国画本体论思辨,整合海量的文献史料,结合个人多年的创作体验,揭示出中国书画的笔墨堂奥,并诉诸法理实践。他用了72对哲学范畴,把中国绘画的表象与内在规律,梳理得清晰明辨、言简意赅;运用现代自然科学的研究成果,从物种生态和“漩流上文化”的宇宙观,阐明了白文化、黄文化、黑文化的成因,进而阐明中国绘画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发展轨迹。

  1996年代,与郑奇合著出版并三次再版的《太阳的魔语——人类文化生态学导论》一书中,董欣宾在国内首次提出“文化生态”的概念,既是一本从终极真理角度探讨中国画学系统理论及世界性地位的著作,同时,也是关乎人类文化发生原理和发展规律的全新学说。

董欣宾《溪山夜意图》水墨纸本 镜心 67×47cm

  董欣宾于2002年10月逝世,享年63岁。在董欣宾的研究者看来,他是未完成的大师。他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更自觉和深入地推进了中国画发展的面貌。

  画坛前辈刘海粟、何海霞评其画曰:“能致力于化古为新,所作运线遒挺,有北碑风采;浓墨透光,淡墨生泽,情韵脱俗”、“董欣宾的画内蕴很深,画风泼辣自如,大江南北无出其右,二十年后横行天下必为此子”竟然给予这样高的评价!

  再回过头来反观当下的拍场价格,董欣宾绘画似乎仍有很大的空间。随着当下新水墨、新文人画热潮退却之后,藏家对这一群体的逐步重新认识,董欣宾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市场焦点?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房卫)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