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首页 > 新闻中心 > 收藏资讯

张辉:明式家具中的螭凤纹与“猫耳朵纹”

时间:2017-06-01 16:06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唯创金典    点击:424

摘要:明式家具中,有一种纹饰,内有两牙,苏北行家称之为“猫耳朵纹”,上海行家称之为“狗牙纹”,多取其形,其历史的含义早已淹没在几百年的时光中。尽管我们钩沉其意,以明其传承脉络,但其命名现在还是以形而定,名以“双牙纹”,取代阿猫阿狗之称谓。 “双牙纹”是某一地方形态的做法,以江苏北部为多,行家们俗称为“苏北工”。它是如何而来,年代怎样?这似乎是一个谜案,以考古类型学的方法,观察以下实物,可以解开谜底。 黄花梨...

明式家具中,有一种纹饰,内有两牙,苏北行家称之为“猫耳朵纹”,上海行家称之为“狗牙纹”,多取其形,其历史的含义早已淹没在几百年的时光中。尽管我们钩沉其意,以明其传承脉络,但其命名现在还是以形而定,名以“双牙纹”,取代阿猫阿狗之称谓。

“双牙纹”是某一地方形态的做法,以江苏北部为多,行家们俗称为“苏北工”。它是如何而来,年代怎样?这似乎是一个谜案,以考古类型学的方法,观察以下实物,可以解开谜底。

黄花梨螭凤纹平头案(图1)牙头与牙板上雕螭凤纹,其大致形态是一个大s形中有两个c形纹饰。c形的螭凤纹身上含有近似双牙纹(猫耳朵纹)的纹饰,这是后来之双牙纹的前身。

黄花梨螭凤纹平头案(图2)、黄花梨螭凤纹平头案(图3)造型和寓意亦然。

(图1)清早期 黄花梨螭凤纹平头案

长222.3 厘米  宽53.3 厘米 高82.85厘米

(佳士得纽约有限公司,2003年9月)

图2黄花梨螭凤纹平头案(局部)

图3黄花梨螭凤纹平头案(局部)

黄花梨双牙纹平头案(图4)显著特征为牙头,其上典型的大s形中有两个c形双牙纹。双牙纹反向两个双牙纹上下排列,为螭凤纹的简化体。螭凤纹去掉了凤头,保留了螭凤之身尾,这种正反向双牙纹与螭凤纹有直接传承关系,为螭凤纹的演变体。它似螭凤之身又似双牙纹。

上下两个双牙纹再进一步简化演变,即为一个猫耳朵纹了。

此种遗物较少见,应是一种地方性作法,多见于苏北地区。

案面底部和牙板背部均保留着漆灰。

(图4)黄花梨双牙纹平头案

长231厘米 宽61.9厘米  高81.6厘米

(选自侣明室《永恒的明式家具》,紫禁城出版社)

黄花梨花牙头平头案(图5)牙头沿着上例简化的方向继续前行,原有的S形牙头呈上圆下方形,而且仅雕上端,成C形花叶状,隐约就是一个复杂的双牙纹。

此时人们还明确这个双牙纹就是螭凤纹,家具上雕有此纹,是有明确寓意的。

由此,举一反三,可以明白,在各种牙头上雕出的c形、S形和花叶形、双牙形的纹饰均是螭凤纹的演化体,或称是简化体。古人在使用这种纹饰时,应知其含义,有所用心。几百年后,我们仅仅把它们当成为了无意义的符号。

(图5)黄花梨双牙纹平头案(局部)

黄花梨花叶纹平头案(图6)牙头上锼出一个大S曲线中,其上半部雕C形的类似双牙纹花叶纹,下半部从简,仅现曲线形态。其上端变异近似双牙纹,这也是螭凤纹的演变体。

日后在其他器物上,进一步简化,保留上部c形纹饰,那就只剩双牙纹(“猫耳朵纹”)了。由此,举一反三,可以明白,在各种牙头上雕出的c形、S形和花叶形、双牙形的纹饰均是螭凤纹的演化体,或称是简化体。

古人在使用这些纹饰时,应知其含义。时间久远后,我们仅仅把它们当作了无意义的符号。

(图6)黄花梨花叶纹平头案

长94厘米宽32.1厘米高84.5厘米

(选自罗伯特·雅各布逊、尼古拉斯、格林利:《明尼阿波利斯艺术馆藏中国古典家具》)

黄花梨双牙纹翘头案(图7)案面边框内套仔(小)框,小框内镶瘿子木心板。牙头锼典型的双牙纹,为上例上下两个双牙纹进一步简化的演变形态。

同时表明此案年代偏晚的信息是,前后直腿方料,下为托泥,托泥底端雕出壶门式曲线,腿间置瓜棱式双枨。枨两端装板,形如上下角牙连为一体。整个形态如四面曲线的十字开光,均为年代偏晚的新式样。

以考古类型学的观念看,黄花梨螭凤纹平头案(见图1、图2、图3)是曾祖父,黄花梨双牙纹平头案(见图4)是祖父,黄花梨花叶纹平头案(见图5、图6)是父亲,黄花梨双牙纹翘头案(图7)是宝贝儿子。四世同堂,一脉相承。


图7黄花梨双牙纹翘头案

长120厘米 宽41厘米 高80厘米

(故宫博物馆藏)

黄花梨双牙纹平头案(图8)是插肩榫结构,牙板上的花状双牙纹初看未名其妙。从造型上来看,它来得似乎唐突,但如果明白此纹是特意安排,四个小小的花饰代表着螭凤纹,含有特殊的社会含义。玄机也就揭开了。

此案可以解答这个问题,就是已进入双牙纹状态的纹饰,仍带有螭凤纹之意。

图8黄花梨双牙纹平头案

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双牙纹(“猫耳朵纹、狗牙纹”)是在明式家具末期,由螭凤纹简化而来的,当时还寓意着螭凤纹,所以那么广泛地使用。它带有一定的地域性,主要产于苏北地区。所以带有这种纹饰的器物年代应在清早中期或更晚。这也和整个明式家具“苏北工”的产生年代是吻合的。

如果说广见于牙板上的螭尾纹是螭龙之尾纹,那么,牙头上双牙纹则是螭凤之身尾纹。它们相映成趣,都是纹饰简化的产物,只是牙头上的螭凤身尾纹更晚,且带有地域性。

明清时期,购置以黄花梨、紫檀材质为主的明式家具,对任何一个家庭都耗资不菲。在男性为主体的传统社会中,作为重要财富和财产象征的硬木家具,为何其上往往雕饰象征女性的螭凤纹、凤纹呢, 这里有什么玄妙?

此题过去无人关注,不仅是古典家具界,在古代艺术品界,人们对螭凤纹、凤纹熟视无睹,螭凤纹和凤纹含义的解读往往语焉不详, 甚至最经典的明式家具著作也将凤纹(云纹背景)简称为花鸟纹。

传说中的凤为百鸟之首,其崇高地位来自远古部落鸟图腾崇拜以及早期古籍对凤的注释。秦汉时期,龙身上附会的神性趋于淡薄,皇权意味增强。秦始皇自称“祖龙”,传说汉高祖刘邦之母梦与龙交媾。其怀孕后,刘邦“应龙而生”。此后,三皇五帝的故事也多与龙附会一起。

汉代阴阳学说流行,龙凤结合,象征阴阳相合,皇帝以龙自居,成为真龙天子。原先“雄曰凤,雌曰凰”之凤成为后妃的象征,引申为女性属性,此后凤的视觉形态变得越来越阴柔曲美。

通过考察明式家具实例和对明清生活史的研究, 笔者认为,凤纹、螭凤纹图案作为女性专指符号,在明式家具上大规模出现,绝不仅是纯粹装饰,而是与特定的社会风俗、思想意识相关,有其自己的历史主题, 反映特殊的寓意或用途。这里藏有一个密码,那就是这些家具出自女性之家,为女子出嫁时的嫁妆。

明清婚俗中,许多地方女方嫁妆中含有家具,这是约定俗成的规定。一般人家,起码含有梳妆家具,诸如镜台,闷户橱。闷户橱为梳妆台, 俗称“嫁底”;家境厚足者, 陪送衣架、床等;富有者,嫁妆中包含厅堂家具在内的所有家具。在明清文献中,多记载巨富大贵家族, 可赔送奁田数千亩,陪送全堂家具当然不在话下。

女方嫁妆上,往往以象征女性的凤纹图案为装饰,这是区别夫家财产的视觉识别符号。它高调地昭示着女方的一种权利,别有意味。

这些有象征意义的符号,表明女性不是完全没有话语权。婚后女性, 尤其是有自己所属财富的已婚女性在家庭拥有一定的地位。嫁妆作为新娘私产,在夫家长期属女方所有,嫁妆厚薄显示着女方的财富、家境和社会背景的高下,嫁妆的众寡也意味着新娘在新家庭的财产的多少,影响着她在夫婿家地位的尊卑。

因此,家具上的图案不仅仅是装饰,更是象征, 具有寓意,这反映着当时社会群体的共同意识和文化情景。(详见张辉:《明式家具图案研究》,页17,故宫出版社)

螭凤纹以实物实证了久远的历史,陪嫁习俗中嫁奁器物雕以螭凤纹是女方财产的标识。清早期强大的厚嫁风尚、女性权利意识和财产标识意识成就了这种图案使用于明式家具上。  螭凤纹为凤纹的一种变体,通常为凤头之外,身尾呈卷草纹样,不似凤纹那样尾羽飘舞纷披。

大量螭凤纹、子母螭凤纹的存在,为评价当时的女性社会地位提供一个窗口,一切显赫的图像背后都存在着一套强大的、有形的或无形的社会文化体系。这个文化体系是家具上图案的幕后操纵者。在女性社会地位极低的情景中,难以想象大量昂贵的家具上雕有凤纹。明清时期的实际生活与古代史传统的说法间,恐怕存在巨大的距离。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张辉专栏]

张辉简介:

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司。著有《曾国藩之谜》(经济日报出版社),整理《曾国藩全集》(中国致公出版社)、《中国通史》(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名画全集》(京华出版社)、《古董收藏价格书系》(远方出版社)等著作。从2000年开始,从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现为三家专业艺术媒体专栏作家。将考古学、人类学、图像学、历史学之方法论引入家具研究。2017年出版《明式家具图案研究》,故宫出版社。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