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首页 > 新闻中心 > 收藏资讯

张辉:明式家具的凤纹螭凤纹象征着女性

时间:2017-07-31 11:11    来源:    作者:唯创金典    点击:303

摘要: 凤鸟之纹,历代延绵,见于仰韶彩陶、良渚玉器、 商周青铜礼器和玉器、战国织锦、漆器等。   传说中的凤为百鸟之首,在群鸟中犹如群臣之君。其崇高地位来自远古部落鸟图腾崇拜。早期古籍对凤的性别注释, 经典者见《尔雅》注:“凤凰,瑞应鸟,鸡头、蛇颈、燕颌、龟背、鱼尾,五彩色。灵鸟仁瑞,雄曰凤,雌曰凰。”《尔雅》最早著录于《汉书·艺文志》,其作者说法众多,后人多认为大致是秦汉间的学者缀辑春秋战国秦汉诸书旧文,...

 凤鸟之纹,历代延绵,见于仰韶彩陶、良渚玉器、 商周青铜礼器和玉器、战国织锦、漆器等。

  传说中的凤为百鸟之首,在群鸟中犹如群臣之君。其崇高地位来自远古部落鸟图腾崇拜。早期古籍对凤的性别注释, 经典者见《尔雅》注:“凤凰,瑞应鸟,鸡头、蛇颈、燕颌、龟背、鱼尾,五彩色。灵鸟仁瑞,雄曰凤,雌曰凰。”《尔雅》最早著录于《汉书·艺文志》,其作者说法众多,后人多认为大致是秦汉间的学者缀辑春秋战国秦汉诸书旧文,递相增益而成的。

秦汉时期,龙身上附会的神性趋于淡薄,皇权意味增强。秦始皇自称“祖龙”。传说汉高祖刘邦其母梦与龙交媾而孕, 刘邦“应龙而生”。此后,三皇五帝的故事也多与龙附会一起。

  汉代阴阳学说流行,龙凤结合出现,象征阴阳相合,皇帝以“龙”自居,成为真龙天子。原先“雄曰凤,雌曰凰”之凤成为后妃的象征,引申为女性属性,此后凤的视觉形态变得越来越阴柔曲美。在甘肃敦煌唐代壁画中,凤纹作为饰物出现于上层妇人的头上。唐诗中,凤作为女性象征的诗句多有所见。

  沈佺期《送金城公主适西藩应制》云:“那堪将凤女,还以嫁乌孙。”

  温庭筠《过华清宫二十二韵》亦云:“深岩藏浴凤,鲜隰媚潜虬。”

  在唐代武则天时代,凤的女性象征性得到空前放大。武皇后代为理政时,谀臣上奏陈州地区“凤鸟见于宛丘”,年号遂改为“仪凤”。唐高宗死,武后着凤服、戴凤钗,下令改中书省为“凤阁”,门下省为“鸾台”。

  宋代以后,凤饰制度化地走上了地位最高的女性头上。北宋时期,皇妃冠饰以九翚、四凤。南宋以后,皇后用龙凤花钗冠。明朝皇后的朝服上,冠饰有九条翠龙和四只金凤。皇后的常服上配双凤翊龙冠。这些就是民间“皇后娘娘凤冠霞帔”之说的“凤冠”。

  如按明初洪武规度,凤冠只有后妃可以佩戴。但是现实和制度常常难以吻合。随着历朝皇帝显示恩宠,拉拢臣下, 屡屡将五爪龙纹御用品赏赐臣子,其他皇家御用品也悄悄在宫廷外若隐若现。尤其晚明时期,王纲解纽,法度松弛,凤冠在各阶层中被僭用。

  明代法规, 龙纹玉带只有皇帝可以佩用,其他王公大臣均不可使用,但后来连下层官员也逾制僭用。正如《明史· 舆服志》载:“正德十六年世宗登基,诏:近来冒滥玉带、蟒龙、飞鱼、斗牛服色,皆庶官杂流并各处将领夤缘奏乞,今俱不许。

  武职卑官僭用公侯服色者亦禁绝之。”可见当时龙纹玉带已滥用。明代传世品中龙纹玉带较多,也是龙纹玉带被滥用的见证。明嘉靖首辅严嵩抄家清单《天水冰山录》载,其子严世蕃府邸,查出“珍珠五凤冠六顶,共重九十三两;珍珠三凤冠七顶,共重五十三两一钱。”(《天水冰山录》,神州国光社,1936 年。)

  这十三顶凤冠均为实用物。

  甘肃兰州上西园明代彭泽夫人墓中,曾出土过一顶凤冠。彭泽历任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其妻为“诰封一品”,按律也不具备戴凤冠身份。但这位最终在官场上失意的官僚也敢于逾制而为,藏有凤冠。可见凤纹已悄悄使用于宫闱之外的边远地区。

  清朝皇后、皇太后冠上的三层顶子各饰金凤、朱纬一周, 饰缀七只金凤,常服上绣八只彩凤。慈禧太后当政时,凤的地位又一次提升,其座为“金漆珐琅百鸟朝凤宝座”,其陵寝设计更是为亘古未见,主殿隆恩殿四周汉白玉石栏板和丹陛石上,图案均为“凤引龙”,高大威猛的凤昂首相对扬头仰望的小龙。而七十四根望柱头上,布局为“一凤压二龙”。“龙凤”组合之龙上凤下的传统范式被彻底打翻。

  故宫博物院所藏孝庄皇太后朝服像(图1)和孝诚仁皇后朝服像(图2)中的宝座上,环饰金漆凤纹,座台立面亦饰凤纹。皇后去世后,神位座上也雕以凤纹。清代顺治孝献瑞敬皇后神位座(图3)主要雕饰均为凤纹。三屏风靠背上,每个主体攒边打槽绦环板上均雕凤纹。搭脑、扶手上亦雕有凤纹。

  凤纹作为女性专属标识明确。当然,作为皇太后、皇后,他们的服饰上也大量地使用龙纹。孝庄皇太后还有一幅坐于龙纹宝座上的常服画像。这表明,明清时期,凤纹成为女性专属,但是皇后、皇太后也可以使用龙纹。龙纹在两性中具有通用性。

  与凤相关的传统语汇,比比皆是,如龙凤呈祥、凤谐鸾和、鸾凤和鸣、凤友鸾谐,均以龙凤象征夫妇和谐,以凤象征女性。

  从先秦开始,男女举行婚礼,所使用车舆服饰就出现超越身份的现象。古人称为“摄盛”,意为婚礼为人生大事,允许稍有违规越位行为。

图1 清康熙 孝庄皇太后朝服像

纵255.5 厘米 横116.8 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2 清康熙 孝诚仁皇后朝服像

纵256 厘米 横116.8 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3 清顺治 孝献瑞敬皇后神位座(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从此以后,这成为习俗,沿至明清。清代俞正燮《癸巳存稿·婚礼摄视议》载:“《明史·舆服志》云:‘庶人婚,许假九品服。’ 亦摄盛也。”明清时期,有品级的文官夫人可用凤冠霞帔。平民女子嫁人时,根据“摄盛”制,也可用“凤冠霞帔”,新郎可以用九品官服,故称为“新郎官”。

  明代冯梦龙《醒世恒言》“张廷秀逃生救父”中写到“花烛之下,乌纱绛袍,凤冠霞帔,好不风象。” 清代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五十八回载:“ 择了吉日迎娶,一般的鼓乐彩舆,凤冠霞帔,花烛拜堂,成了好事。”

  凤纹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从传说演进为观念符号,表达特定的意义。明清时期,在传统习俗、文化和制度上,凤纹作为女性的象征符号完全确立。

 

 张辉简介:

  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司。著有《曾国藩之谜》(经济日报出版社),整理《曾国藩全集》(中国致公出版社)、《中国通史》(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名画全集》(京华出版社)、《古董收藏价格书系》(远方出版社)等著作。从2000年开始,从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现为三家专业艺术媒体专栏作家。将考古学、人类学、图像学、历史学之方法论引入家具研究。2017年出版《明式家具图案研究》,故宫出版社。

  更多内容尽在[雅昌张辉专栏]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唯创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唯创艺术网的价值判断。